今天的阿顾也还是个菜鸡

墙头众多
全职 王杰希
凹凸 嘉德罗斯 安迷修
恋与 李泽言
食之契约 麻辣小龙虾 蛇君
魔道 江澄 薛洋
霹雳 一页书 最光阴
赛尔号 盖亚
阴阳师 酒吞童子
梦间集 曦月 玉箫 灵蛇 青莲剑
鬼灯的冷彻 鬼灯
楚留香 原随云 蔡居诚 闻道才

点名批评君问华仔,过于可爱,令人心动


初遇

今天整理东西的时候突然翻到了之前写的关于我和我家傻崽的第一次见面,想了想还是决定发出来,留个纪念吧。思来想去还是用了我们俩的游戏id


顾风檐在看完自己的兄弟姐妹之后觉得自己可能是个抱来的假孩子,全家上下每个人脸上都有一颗泪痣,除了他,脸上干干净净。


顾风檐躺在芳菲林怀疑人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被抱来的。


他抬头,看到了恰巧经过芳菲林的双飞男女。


呕呕呕


我顾风檐就是从金顶跳下去,淹死在龙源里也不会去找情缘散发出恋爱的酸臭味。


于是他决定去汤池卖身偷情。在去汤池之前他还特地换上了一身牧狼曲。一般来说,小姐姐们都喜欢毛茸茸的东西,顾风檐是这么想的,就照这样发展下去,偷情成功,蹲到富婆指日可待。


顾风檐兴冲冲的去了汤池,然后他的脚步僵住了,笑容凝固了。因为他发现小姐姐们已经在对一个牧狼曲的华仔上下其手了。


他悲伤地换上了采莲令,准备背上龙吟......哦,龙吟过期了,踩着棕叶小舟在汤池里划船以一身绿来表达他的不满,只可惜今天不知道谁在汤池里摆满了炉子,他就连划船都划不好。


太真实了。


顾风檐悲痛欲绝,蹲在树上发呆,偶尔在当前频道发出卖身的言论以表存在。然而富婆并不好蹲,蹲了大半天没见到富婆的顾风檐“啊——”的一下从树上倒了下去以表伤心。


然而汤池的gay水在他脸上胡乱地扑,旁边相拥的男男女女刺痛了他的眼。


顾风檐决定重新振作起来,于是他站起来了。


“我要在汤池抓一个人和他抱抱,是谁这么幸运呢?”他循着声音看了过去,是一个秦时月的男暗。“抱我。”顾风檐心里是这么想的,“最好还能养我不用我卖身可以随便浪。”


系统:玩家沈蓦向你发出了抱抱的邀请×  √


???

顾风檐心里五味交杂,我蹲富婆的时候怎么不见富婆立马就来抱我。


然后顾风檐选择了接受。


若是她姐姐昭桑在这定要翻一个白眼,“呵,男人。”


总之顾风檐和沈蓦瞎jb聊了半天,然后决定一起去新秀一条龙,接着远在金顶某找偷情对象的某位师兄就收到了来自顾风檐的飞鹰。


“苟师兄,过来新秀打工。”师兄感叹着顾风檐这个沙雕终于知道打工苟修为了十分欣慰,接受了入队邀请。进队就看到了一个来历不明的男暗和一个不知道又是自己的沙雕师弟从哪拐来的奶妈。开了本,顾风檐光明正大的划水,紧接着就给他发了私信。

顾风檐:看到那个暗香小哥哥了吗

师兄:你姘头?

顾风檐:???你这人怎么说话呢,这是我未来情缘,我的梦中情暗

师兄:有什么区别吗?你不是昨天还指着那xxx说那是你的梦中情当,在前几天还说那xxx是你的梦中情华?你梦里吃得消吗沙雕

顾风檐:闭嘴你这个大沙雕

师兄:我记得有个人不是说过再找情缘他就是猪吗?

顾风檐:是你,猪,闭嘴。

师兄:......滚去打本,沙雕


一条龙除了被花魁绑的感觉不太美妙以外其他都很好。挥手告别了奶妈小姐姐,把聊天结束后就挂机装死的师兄踢出了队伍。看着明晃晃的(无目标2/5)顾风檐心中觉得十分舒坦。


于是他和沈蓦讨论了一会,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们俩要去芳菲林......挖草。


看着沈蓦认真挖草的样子顾风檐心中的悲伤逆流成河。


我现在流的眼泪都是在汤池浪的时候脑子里进的gay水。


顾风檐还没悲伤完,一头水牛闯进了他的视线。于是他很快骑上了水牛并到沈蓦面前晃了两圈,“看,水牛。”沈蓦抬头看了看他,“嗯,就是驯服度0%有点可疑。”刚刚还被水牛甩下来一次的顾风檐有些尴尬,“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


微风拂动,粉红的花瓣便随风飘落。眼前一片全都是粉色,顾风檐的梦中情暗穿着血玲珑在挖草,而他穿着采莲令在骑水牛 。顾风檐觉得他可能真的是一个沙雕。


“沈蓦。”


“嗯?”


“快夏天了吧,芳菲林里的桃花会结桃子吗?那是不是要改名叫芳桃林,我们到时候要不要过来一起吃桃子?”


沈蓦沉默了.......“这里的桃树都只是用来开花观赏的,不会结桃子。”


顾风檐吓得被水牛甩到了地上,他站起来拍了拍灰尘,“好叭,那我下次带你去喝闻师叔的桃花酿,超棒的!”


“好的。”


沈蓦躺在桃花树下,看着一片灰色的世界和败落于问道才的字样觉得自己认识的这个道长可能不是什么正经道长。



·

过了好久细节记不太清了,半真半假地。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或许就是一见钟情吧。

i like you not for who you are ,but for who i an before you

烹雪待君归【1】

我一直以为华山校歌里那句是烹雪待君归,就今天看了歌词才知道是待春归,头秃

涉及cp可能会有点多,最近喜欢双华,又觉得华山校歌很好听,我这个人懒得要死,发出来或许还会记得写完......专业沙雕,慎入

师兄是一个很不华山的华山弟子


原白川对于顾潮生天天在自己面前秀恩爱的行为十分不满,可这又能怎么办呢,那两人还是照旧。原白川猛男落泪,觉得自己活得好卑微,于是决定去龙渊清醒一下。


啊,龙渊的水还是那么冷,旁边的师兄有点好看......嗯?!遭了,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原白川感叹着从龙渊里爬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自以为不动声色地接近了这位好看的师兄。距离师兄只剩下了四五步,原白川停下来了。原因无他,只因这位好看的师兄刚刚带上了面纱。原白川站在原地用微微颤抖的手点开了师兄的面板。


洛棠年,和自己同区。原白川逼着自己看向了左边,嗯......传世武器。


原白川跪坐在地上捧起一把雪,啊!这就是初恋破碎的声音吗?我好卑微,我只是个有问初心的沙雕华仔我配不上师兄。


虽然原白川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他还是厚着脸皮按下了好友申请。(这告诉我们追人脸皮一定要厚


洛棠年已通过了你的好友申请。


???活的,不是挂机!


难言的喜悦使原白川暂时忘记了卑微,他跑到了洛棠年面前,厚着脸皮说出了五个字,“大佬带带我。”


洛棠年明显愣住了。


原白川也愣住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刚刚说了什么?啊,龙渊的水我的泪。我刚刚说出的话一定是我在龙渊泡澡时脑子里进的水。


洛棠年回过神想了会说:“可以。”紧接着原白川就收到了一条入队邀请。原白川小心翼翼的点下了确定,生怕自己一个手抖按错了。随后又进来了一个奶妈,一身金光原白川决定闭嘴。


洛棠年又开了口,“带你,那就去打本吧。”原白川从未感受过如此快速地刷本,单吃的感觉是如此的快乐。只不过他可怜的输出让他觉得更卑微了。


打完本之后无话可说,空气陷入了一片沉寂显得不是一般的尴尬。还是那个叫林墨末的奶妈先开了头,“哥,这个师弟是谁啊,哪拐的?”洛棠年对着林墨末挽了一个剑花,林墨末吓得往后一退。“瞎想什么呢,师弟让我带带他,嗯......师弟你叫什么?”


原白川听到师兄的话之后立马回过神,“原白川,原总的原,白露的白,川流的川。”林墨末提着灯的手轻晃了两下,一只虚幻的蓝紫色蝴蝶落在了原白川鼻尖,不出所料地他打了个喷嚏。林墨末掩嘴一笑,“哥,你这个师弟有点可爱啊。”她又看了看活动,“呀,今天的是双灯趣啊,那哥我就不打扰你了,和你的小师弟去放灯吧。”说罢就麻溜的退出了队伍,让原白川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再看看洛棠年,已经骑在了鹿上,然后对着他伸出了手。“师弟上来,我们去放灯。”原白川握着洛棠年的手上了鹿。话不自觉地说出了口,“师兄你的手有些冷。”洛棠年收回了手,“手冷罢了,华山的天气本就养不得人。“原白川又重新握住了洛棠年的手,“入门的时候齐师兄不是说了,我们华山弟子,以炽热之心,御极寒之剑。师兄的剑法这般好,定是炽热之心,至于这手嘛,”他将洛棠年的手握的更紧了些,“就由师弟我来帮师兄捂热吧。”


放灯的地点好巧不巧是玲珑坊,原白川转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带着笑朝他招手走来。


“棠棠你也来放灯啊,我和傻崽刚放完正准备去找你呢。”那人显然和洛棠年很是熟捻,“灯不是墨末陪你放的,怎么,找到人了?”洛棠年看了看四周开了口,“不是,你想多了。还有潮生你又撒谎,梁枭根本就不在这。”顾潮生瘪瘪嘴,“棠棠你可千万别和傻崽说,我就偷偷看了蔡师兄一眼。”那模样就差抱着洛棠年大腿哭爹喊娘了。终于在顾潮生转头间看见了站在一边的吃瓜群众原白川。


“棠棠这就是陪你放灯的那个师弟啊,长得还可以欸,你考虑考虑?”


顾潮生站在洛棠年后面仗着洛棠年看不见他拼命给原白川使眼色打手势,大概是沙雕之间的心有灵犀,原白川竟然看懂了那一堆莫名其妙地眼神手势,懂了顾潮生的意思之后立马上前拉住了洛棠年的手,“师兄,我们回华山吧。”


“嗯“


·

顾潮生或成全文最大助攻,原白川开始自以为不动声色地撩师兄讲土味情话,洛棠年表示你们闹,以及活在对话里的梁枭

梁枭:暗香男弟子不配拥有姓名吗

顾潮生:这可能就是人缘好的原因吧,小白我支持你,早日拿下棠棠


暂定的cp有双华【原白川x洛棠年】暗武【梁枭x顾潮生】云华【林墨末x顾染溪】少沧【温如玉x杜玖珞】

一堆想法不想动手话还多

清和风慢亭吹雨顾风檐,欢迎偷情【bushi】

一点琐碎的日常



梁枭和帮里的人在跑百万之前,帮主说了句,“都去算个命,谁今天大吉钱香香那就拿他祭天。”


梁枭一边想着帮主怎么心血来潮搞这么一出,一边往曾先生处走去。那知还没找到曾先生就被一个道长拦住了。


“少侠,算命吗?免费哦。”梁枭愣了下点了点头。那武当看着他煞有其事的说:“少侠我见你印堂发黑,要不要买个道长回家消灾?”顾潮生刚说完这话就被梁枭抱了起来。“我觉得我不是印堂发黑,而是喜从天降。”顾潮生拨弄着他头发上的那朵兰花,问:“所以呢?”


“所以啊,我要带着我的道长回暗香了。”


啊,太没出息了吧。都这么久了还是被撩的小鹿乱撞的顾潮生这么想着把脸埋进了梁枭怀里,闷闷的喊了一声傻崽。


“嗯,我在。”


·

·


帮主:长老去哪了?梁枭人呢?

「队伍」梁枭已退出了队伍

帮主:???




顾潮生见不少师兄弟都变成了幼体,一个心痒痒也变成了幼体。


当他一蹦一跳的抱在梁枭腿上拖着他走的时候完全没发现梁枭整个人肉眼可见的消沉了许多。


梁枭蹲下对顾潮生说:“你啊,是想让我三年起步吗?”变小后好像脸皮也变薄了「?」的小道长脸很快就红了,“你,你在想什么啊。我还是个孩子呢,不…不可以的。”梁枭想对着顾潮生再说些什么,然后憋了半天说出来了一句,“脑袋真大,还没有桌子高。”


顾潮生:“???告辞,再见,打咬了,死情缘吧。”


顾潮生刚跑了没多远就被绑奶喊去打本,在队伍里和绑奶控诉起了梁枭,“他太过分了吧,不仅说我头大,还说我矮,都没桌子高。”


绑奶看了看他,“是挺矮的,还没你脚下那圈剑气高。”


顾潮生:“???cnm你说话好伤人,我走了,告辞。”


顾潮生忍气吞声的憋了三天又重新变回了成体。冷着脸把梁枭压到了墙边,说:“我高还是你高。”比顾潮生稍微矮了一点的梁枭没说话,然后把顾潮生按在墙上日了一顿。




今天翻相册的时候看到张表情包,然后带入了一下如果是梁枭和顾潮生


梁枭:潮生,你是我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力的男人


顾潮生:???你萎了吗?力气大一点,别软了。


梁枭:……暗香落泪


沙雕日常

非典型ABO梗

顾潮生这几天身上都带着一股淡淡的奶香味,打本时队友随口问了句谁的味道,顾潮生面无表情开口道,“我家那位发情了。”然后不出所料听到队伍里一阵阵的笑声。

顾潮生:好气哦,可是打不过。

对于自家天乾的信香是奶味的这件事顾潮生表示他好累,去蝙蝠岛被雷劈一下了结此生吧(bushi)

其实两人刚认识的时候顾潮生差点因为闻不到梁枭的信香而以为他是个中庸,结果……

对此梁枭表示,我不想还没相处就因为被信香pass掉。

呵呵

清完本顾潮生回了两人的隐竹居。

嚯!好大的一般奶味。然后顾潮生抱着边上的竹子吐的天昏地暗。

梁枭的汛期对于两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日子。到了汛期就意味着平时日天日地nb哄哄的天乾柔弱的像个小白菜躲在家里等着地坤安慰,地坤离的远了还要哭唧唧的掉眼泪。其实这也没什么,多数人还觉得天乾汛期这种反差还挺可爱的,顾潮生也这么觉得。但问题就出在了梁枭的信香上。梁枭的信香是奶味的,而顾潮生自打断奶以后就再也没碰过这种东西,奶味稍微重点就吐的跟个害喜的孕妇似的。后来认识了梁枭,顾潮生就在奶味这件事上有了很大的突破,至少不会因为梁枭平时的味道就吐个没完。但汛期时那种浓烈的奶味,顾潮生表示告辞。

这种情况就使得在别人看来就要进行生命大和谐的汛期到了他们俩这就变成了天乾在家里嘤嘤嘤,地坤在外面呕呕呕。

啊,好真实。

梁枭:我也不想我的信香是奶味的啊,这玩样我又管不了!

顾潮生:你,闭嘴。离我远点……呕

随手码的几个段子

暗香:梁枭

武当:顾潮生


道长是不大会讲情话的,只是时候看着金顶下的掌门大道彻悟,青丝皆作白发模样便不自觉拉住了身旁人的手。他看着那被围巾遮住露出半张脸的人说“我此生大道难悟,怕是往后只能与你携手共度了。


梁枭和顾潮生有了一个闺女。确切的来说是顾潮生有了一个闺女,梁枭只把这小姑娘当情敌看。小姑娘是刚从沧海来的.那天顾潮生在汤池等梁枭,看小姑娘一个人就认当了当闺女。接下来的生活在顾潮生看来是一家三口,在梁枭来看来就是二人世界中多了一个第三者「沉牧:我不是我没有」沉牧在第一天感受到了顾潮生的关爱之后,每天都在狗粮中度过,“我真的撑了,真的”沉牧如是说道。


以后就专心产all武了,还有岳闻!!!!吹爆闻师叔其他的随缘

嗝,除了新手教程的一次十连

真香

慢亭永不为受!
……
我觉得all慢亭有点刺激

与师弟告辞后无事可做我干脆就地打坐起来,说是打坐也不尽然,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空想。想起阿恒和我要在芳菲林桃树下成亲的约定,想起他散发时我撩开他的发丝后那双好看的眼睛,想起在酒馆里醉酒的胡言,想起武当师兄弟结伴去桃树下偷酒却被闻师叔发现教训了一顿,许多细碎的事一件接着一件。

很喜欢这段,忍不住截出来了
撩发丝这个我自己写的很开心,因为暗香的霜兰套(应该是霜兰套吧……)头发是散的,一边要遮住一半眼睛,就觉得那种撩开发丝看着他的意境很美。